导读:不拿香蕉的猴子  科学家们做过这样一个实验:把5只猴子放在一个笼子里,并在笼子中间吊上一串香蕉,只要有猴子伸手去拿,科学家就会释放

不拿香蕉的猴子

  科学家们做过这样一个实验:把5只猴子放在一个笼子里,并在笼子中间吊上一串香蕉,只要有猴子伸手去拿,科学家就会释放高压水枪,浇湿所有的猴子,几次惩罚下来,已经没有哪只猴子敢再动香蕉了。实验的下一步是用一只新猴子替换一只原来的猴子。新猴子不知道这里的“规矩”,看见香蕉就要去拿,可接受过惩罚的猴子已经被吓的草木皆兵了,于是把新猴子摁在地上一顿暴打,直到它也懂了“规矩”为止。实验人员就这样,把最初经历过水枪惩罚的猴子陆续地换出来,最后笼子里全是新猴子,都没有经历过惩罚,可是他们还是小心地遵守着“规矩”,对这串香蕉“只敢远观,不敢亵玩”。

  这个实验给我们生动的展现了什么叫“路径依赖”,一旦你习惯了一件事,就像走上了一条“不归路”惯性地力量会让你很难改变方向。其实路径依赖,说白了就是习惯。

  生活中地路径依赖

  生活中有不少例子,都是路径依赖地产物。比如:电视剧为什么一般都是45分钟一集?因为很多年前,电视剧刚出来的时候,需要用胶片录制,一盘胶片容量是15分钟,而电视内容时长一般是15分钟的倍数,所以你会发现,短片一般是15分钟,电视剧是45分钟,故事片一般是90分钟或者105分钟,都是十五分钟的倍数。虽然后来技术大幅度进步,时长完全不用受这个限制,但是整个影视行业已经从制作、发行到各个环节都适应了这个时间长度,因此直到现在,大部分电视剧仍然是45分钟左右一集。

  再比如: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143.5厘米。为什么是这个数字?其实,早期铁路是由造电车的人设计,而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。这个马车地宽度,又是由车前面两匹马的屁股宽度决定的。所以143.5厘米就这样一直跨时代地延续了下来。这也是路径依赖效应的一种。

  很多互联网公司利用补贴策略来快速积累用户,你敢烧3个亿,我就敢烧5个亿,你敢免费,我就敢倒贴,一旦用户安装了,由于用户在一段时间里会不间断地重复使用此产品或服务,一部分消费者就会养成习惯,形成路径依赖,在形成路径依赖之后,用户对价格地敏感度也会随之下降。

  比如:滴滴刚开始进入打车服务领域时,就率先用了补贴策略,快速到达霸主地位。在长期的补贴中,用户便对滴滴形成了使用习惯,即使不再有补贴也依旧使用滴滴。

  这里说的路径依赖是:在形成一种习惯之后,会有用户变成忠实地用户(就像追星族那样地忠实)。但补贴策略风险极大,不建议使用,除非你背后有财团支持。

  很多游戏公司会设计这样的玩法,就是说只要玩家每天登陆游戏完成每日任务就会获得相应的奖励,连续登陆多少天之后你还会有更大的奖励,一段时间之后,你习惯了登陆领赏的这个动作,便开始成为一名忠实的玩家。久而久之,你可能都不会再关注这个游戏好不好玩了,而是错过了登陆领赏你就会觉得损失了点什么,心里不舒服。这里的路径依赖,其实是通过定期的奖励,刺激用户使用产品,提高产品的活跃度。

  如果有办法让产品的使用情境能够跟现实场景紧密结合,用户就容易在特定的情形下联想到产品。

  比如现今许多耳熟能详的语:饭后嚼两粒(益达)、下雨天跟巧克力更配噢(德芙)、感动常在(佳能)、掌握领先科技(格力)等。这些都是把产品巧妙地融入到了生活场景当中,多次触发之后,路径依赖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。